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资料 > 党史事件
鲁平阶关于寿县小甸集特支的一些回忆
编辑日期:2014-9-19??来源:《皖西党史资料辑要》书稿??作者:赵理珊、孙子连????[ 关 闭 ]

被访问人:鲁平阶

访 问 人:赵理珊、孙子连

???间:1979年4月13日-14

? ??点:鲁平阶家中

?

鲁平阶,安徽寿县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第二队。1922年在上海经施存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与曹蕴真,徐梦周返回寿县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在寿县小甸集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甸集特别支部。1925年秋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被编在学员二队。1926年底被党组织派往苏联学习。?大革命失败后回国,曾任中共寿县临时委员会委员,1929年被选为第四届中共寿县县委委员。?

?

问:寿县小甸集特支是在哪一年建立起来的?成立经过情况怎样?有多少党员?在什么地点开的成立大会?特支书记和委员是哪些人?

答:1922年,我和曹蕴真在小甸集小学教书,当时曹蕴真用信件与团中央联系,当年春天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甸集特支,隶属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书记曹蕴真,委员有鲁平阶、徐梦秋、徐梦周、徐德聚,以及在家赋闲的胡宏让。那时团中央的书记就是任弼时。我们每次开会活动,都在小甸集小学。寿县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成立,为建立寿县党的组织准备了条件。

问:1922年和1923年间,有人说成立的是中共小甸集特支,书记是曹蕴真,委员有你和薛卓汉、方运炽、陈允常、徐梦秋、徐梦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答:曹蕴真那时还不是党员,他患肺结核病很严重,在1923年间他就逝世了(编者注:曹蕴真于1922年在上海由施存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冬病逝)。薛卓汉这个人我知道,他家住在窑口集附近,是芜湖甲种职业学校的学生,1922年和1923时,据我所知他不在寿县活动,可能在芜湖一带。方运炽是1922年在上海大学入党的,那时他还在上海,也没有在寿县活动。1922年前,我和徐梦秋、徐梦周、徐德聚都在上海大学读过书,那时尚未建立中共小甸集特支。陈允常这个人我没听说过。

问:那时有哪些党员?你是不是党员?

答:记得那时党员有:曹少修、吕岳、曹仙度、曹克科、董曙东、宋天觉、曹练白等等。我那时不是党员,我是1925年在广州农民讲习所入党的。

问:你在寿县活动多长时间?什么时间到广州去的?

答:1923年9月,我离开了寿县回到上海。在上海没有多长时间,我即被捕入狱,判刑2年半。我在狱中蹲了1年多点,国民党实行大赦,又通过拉点关系,由2年半刑期减为1年半。出狱后,曹渊在广州写信给我,要我去广州黄埔军官学校学习。1925年我便到了广州。到广州后,机会不巧,黄埔军校招生截止了,我只好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里学习。结业后于1925年10月又到黄埔军校学习。毕业后回到上海,负责军校交通站工作。1926年8月经组织上介绍,我和方运炽、徐梦秋到苏联学习。方运炽、徐梦秋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我在莫斯科炮校学习。当时负责驻中国军事顾问的是加伦将军,负责政治的是鲍罗庭。

问:寿县什么时候成立的县委,书记是谁?委员有哪些?

答:我从苏联学习归来,1929年4月我又回到寿县,就在那个时候成立的县委,并管辖河南的息县。成立前在小甸集小学开的大会,开了一夜,大家推选曹鼎为中心县委书记,推选我和洪秋泉两人为委员。当时参加会议的人员有:曹少修、吴岳、曹练白、曹克科、方敦一、方绵良、薛凤帛、董曙东、曹仙度等。

?

1979年4月14

鲁平阶同志来信之一

中共六安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小组:

接读寄来的皖西党史资料通讯第一期,内中有褚春友同志写的一篇文章,涉及对中共寿县小甸集特支成立时间的一点看法,文内有我在1979年的一段回忆。现在经过我重新思考,当时孙子连同志突然由皖来晋,向我索取中共小甸集支部成立的历史材料,因时间急促,考虑不周,当时我进行回忆时,误将支部成立时提前了一年,不够准确,混淆黑白,给编史同志造成困难,这是我一时粗心所致,十分抱歉。下面我用人与时间的一一对应关系来说明中共寿县小甸集特支成立的时间和地点,增强资料可靠性和确实性,以免去无依据的争议。

经查,1922年秋我由上海大学请假回家养病,1923年,曹蕴真、徐梦周、胡宏让、曹练白、吕岳都在小甸集小学校当小学教员,同年春寿县小甸集特支(CP)经中央批准,成立地点在小甸集小学校,选出支委成员曹蕴真,鲁平阶、徐梦周、曹练白、胡宏让等。支部书记曹蕴真,组织委员鲁平阶、宣传委员徐梦周。当时开展支部工作,主要是通过和中央的书信往来,按照中央的指示进行的。1924年春,曹渊由广州来信邀我去黄埔军校学习,5月间我同曹蕴真等数人结伴离开了小甸集,经上海,持党中央的介绍信赴广州。以后,我因工作行踪不定,与小甸集特支失去了联系。

经查,小甸集特支组成人员在1923年以前都是在校学生,到1924年,其中有一部分人到外地工作,还有一些留在小甸集小学教书。只有1923年这些同志完整的集中在小甸集小学,所以无论是按时间、地点、还是按照组织成员来考虑,上述资料都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在小甸集特支工作期间,我记得特支办了以下几件事:

①1923年5月,支部为了迎接“五九”国耻纪念日(1915年5月9日,袁世凯全盘接受日本的无理的二十一条”要求)的到来筹备一个盛大集会,特支派出宣传队赴四乡农村作深入宣传。因准备比较充分,所以到会的人数约有2000人之众。

②办了几期农民夜校,入学的都是一些青年农民。

③在小甸集南北两头成立两个识字班,为扫除农村文盲打下基础。

上面列举的材料,都是符合历史事实,可以确保特支成立时间的真实性可靠性,落实悬案,补充这一历史空白。

写完此稿,因有所思,思绪万千,特作小诗一首,以资忏悔!

坎坷道路不灰心,历尽艰辛志未沉(两次入狱)。

羞谈过去光荣事,有负当年党国恩。

万里西行观异域(在莫斯科上学),倍觉东方祖国亲。

愿回故国酬乡梓,耻作他乡冷落人。

遥祝工作胜利!

1985年3月25

??

鲁平阶同志来信之二

?

中共六安地委党史办公室:

接到4月4日寄来的质疑信,知巴赛宝同志对党的工作认真负责细致深入,成绩显着,十分敬佩。

根据来信所问各点,作一实事求是的答复如下:

1、关于我个人的经历:

1922年在上海大学读书

1923年在小甸集小学校教书

1924年6月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时间约3个月。

1925年10月考入黄埔军官学校

1926年10月毕业留校政治部工作

2、关于鲁平阶、徐梦周、曹蕴真三个人的入党时间、地点及介绍人:

我们三人的入党时间都是1922年春,地点在上海大学,介绍人是上大社会学系教授施存统。

3、查我上面的经历,1925年我正在黄埔军校当兵,为什么会跑到广州农讲所入党?这是很明显不符合事实的。总的说来,关于我入党的时间问题,根据这次写出的材料,可能会落实的。1979年我同孙李二同志的会谈,可能我说错了或者孙李二同志写错了,这都有可能。总之错不错的问题已经不大,可以不必再去研究了吧?

4、中共寿县小甸集特支组成的动力,主要是由曹蕴真、鲁平阶、徐梦周三个同志为骨干,向中央提出请示,经批准后成立的。确定成立时间是1923年春天,地点是在小甸集小学。(编者注:目前党史学界多认为寿县小甸集特支成立于1923年冬)

? 1985年4月10